您当前的位置:首页-非遗普查非遗普查
长泰县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长泰大鼓吹、小八音
发布日期:2018-01-16

长泰县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长泰大鼓吹、小八音


长泰大鼓吹、小八音作为闽南优秀的传统音乐,源于民间,扎根乡土,融入百姓劳动与生活之中,并广泛流传于长泰,传播到华安、同安、芗城、龙文等县区民间,不仅是长泰人民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地“记得住乡愁”的重要文化符号,也是建设美丽福建、和谐乡村的重要精神力量,是促进闽台原乡文化交流,增进同胞心灵契合的一座桥梁。
长泰大鼓吹、小八音,历史悠久,历代由“泉和馆”演变形成了“清和馆”“积和馆”“瑞春馆”三大主流派系,传承脉络清晰,辐射地域广,受众多,是闽南地区世代相传的民间文化瑰宝,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与艺术保护价值。



基本内容

1.存世曲谱: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现存世曲谱近200首,曲谱大部分通用于两种演奏形式,其中约50首更适用小八音演奏。早期以手抄工尺谱为主,散落于民间“吹馆”与传承人家中。后经“泉和馆”“清和馆”第三、四代传承人搜集、整理并翻译为简谱,现有120首古谱与简谱手抄对照本《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曲谱汇编》。

2.常用曲目:长泰大鼓吹常用的演奏曲目有《观音好》《天官福》《太子出宫》《玉美人》《将军令》《过江龙》《汉堂山》《赋登楼》《一条根》等;小八音常用的演奏曲目有《小进串》《南串》《广东串》《四季串》《北元宵》《昭君令》《小花园》《钟鼓声》《一枝香》《一封书》《过友河》等。

3.乐器与乐队编制:长泰大鼓吹全阵容乐器编制为四支“大吹”(中音唢呐)、一面“通鼓”(大鼓),大、小钹各一对,铜锣、铜钟各一面,共9至13件,乐队配置(含抬鼓2人)11。长泰小八音乐器编制为吹奏乐器“哒仔”(降B调小锁呐)一支,曲笛一支(降B调),拉弦乐器壳仔弦、六角弦、大广弦各1把,弹拨乐器三弦1把,打击乐器双音1面,叫锣1面,共8件乐器,由8人演奏。

4.演奏场合: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演奏活动,一般按民俗礼仪与民间娱乐进行分类。一是农闲、夜间时分,由传承人及学员在村社大吹馆进行“和弦”娱乐;二是在传统宗教节庆、民俗活动中演奏酬神,如农历三月十五迎保生大帝“挂香”,佛诞辰等节庆活动;三是婚丧嫁娶等场合的“闹厅”“出山”等活动;四是参加各级组织的文艺汇演等活动。


主要特征

1.历史悠久:大鼓吹传承已有2000多年历史,堪称与半个中华文明史共生共存。长泰县大鼓吹传承历史超过百年。

2.特色浓厚: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的旋律多以宫、商、角、徵、羽纯五度音程排列,构成五声调式大雅之音。其曲谱、乐器、演奏极富宫廷雅乐与民族特色。

3.扎根民间:长泰大鼓吹、小八音长期活跃在长泰、华安、同安、芗城、龙文等地民间各乡村基层,从田间地头汲取养分,具有广泛的民间性与“草根性”,深受群众喜爱与熟知。

4.传承脉络清晰完整:长泰大鼓吹、小八音传承人谱系与流派分支脉络十分清晰、完整。曲谱传承以手抄工尺谱、简谱本为主,以师傅口传心授传艺为辅。

5.具有教化功能:在知识与信息贫乏的年代,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曾一度吸引大批农村青壮年“斗阵”学艺、听曲,以大雅之音净化心灵,增进乡音亲情,减少社会不安定因素。如今,更是承载着许多海内外游子的乡愁记忆。

“小八音”阵容是长泰县岩溪镇大坂社“泉和馆”大鼓吹乐器编制的核心。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叶添发(右二)、叶庆发(左二),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叶振明(左三)与其部分徒弟们在演奏。【刘小龙摄影】

陈巷镇雪美村下宅社“清和馆”在保生大帝庙演奏大鼓吹,“四吹”大鼓吹乐器下宅社清和馆编制的核心。杨月龙(左一)与其徒弟们在保生大帝庙演奏。杨月龙是下宅清和馆馆长,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第五代传承人。【刘小龙摄影】


分布区域

长泰县大鼓吹、小八音表演活动经过历代传承,分布于长泰、华安、芗城、龙文、同安等地民间村落。其民间团体以“泉和馆”、“清和馆”、“瑞春馆”“积和馆”为主流派系,以村落+“大吹馆”或“大吹阵”的方式命名,如岩溪镇锦鳞村大坂社沿袭命名为“大坂社泉和馆”,岩溪镇上蔡村四落社“清和馆”、岩溪镇石铭村“清和馆”、陈巷镇雪美村下宅自然村命名为“下宅清和馆”,岩溪镇甘寨村甘棠社巷口角“瑞春馆”、岩溪镇珪前村后西角“瑞春馆”及陈巷镇苑山村上苑社的“瑞春馆”,陈巷镇石室村宝斗厝“积和馆”。华安县丰山镇“清和馆”,芗城区、龙文区的兴华、下溪园、黄渡坑、班坑、公坪、张边、郭坑、院后;华安县的丰山、龙径;漳州市郊以及同安等地,长泰由此成为漳北大鼓吹小八音的发源地。


重要价值

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是中华民族民间传统音乐的“活化石”,流行地域广,是闽南乡民世代相传的文化宝藏,也是展示长泰文化软实力的一张“烫金”名片,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与艺术保护价值。

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扎根乡土,融入百姓生产和生活之中,堪称长泰人民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留得住乡愁”的重要文化符号,是建设美丽福建、富美乡村的重要精神力量,也是促进闽台原乡文化交流,增进同胞心灵契合的一座桥梁。

长泰县大鼓吹、小八音“泉和馆”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叶振明,现年50岁。【王文强摄影】

长泰县大鼓吹、小八音“泉和馆”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叶添福,现年93岁,至今仍然参与传习活动。【刘小龙摄影】

“清和馆”第五代传承人杨月龙展示其手工制作的大广弦。精通大鼓吹、小八音所有17件乐器演奏及制作工艺。上图原载《闽南日报》,曾被新华网、人民网等多家中央主流媒体转载。【林少波摄影】



历史渊源

一是长泰大鼓吹源流。

1.起源成型(秦汉):根据我国多位权威音乐研究学者研究,及多地方志、文献、史籍的记载,鼓吹音乐起源于2000多年前,诞生地位于我国北方少数民族。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郑祖襄研究认为,“秦汉之际(公元前221年—公元220年),出现了一种新的器乐合奏形式,即所谓鼓吹。

另据福建省图书馆专题资源数据库《闽南文化》收录,大鼓吹源自于北方少数民族节庆演奏的吹打乐,汉武帝(公元前156年至公元前87年)时期引入宫廷,经当时宫廷乐师改编加工,逐渐发展,最后演变为宫廷专用鼓乐而流传下来。

《乐府诗集》卷二一载:“《横吹曲》,其始亦谓之《鼓吹》马上奏之,盖军中之乐也。其后分为二部;有箫、笳者为《鼓吹》,用之朝会道给赐……”;《晋书、礼志》云:“汉、魏故事:将葬,设吉凶卤薄,皆有鼓吹”。《宋书乐志》云:“汉世有黄门鼓吹,汉享宴食举乐叶十三曲,……”

2.南迁入闽(唐):唐代,大鼓吹音乐开始循封建鼓乐礼制流传入闽。 据《泉州府志》记载,唐代至清代道光年间,泉州一带科举蝉联、仕臣不绝,其中就有马甲杜氏,即杜应楚(明朝万历二十三年(1595)乙未进士)、杜中士;南安洪氏,即洪有声、洪启睿、洪承畴等重臣。他们在朝廷赐宴时曾享受鼓乐礼遇,荣归故里,族人组建大鼓吹队迎迓。

明末清初,大鼓吹集中盛行于泉州洛江区马甲、南安英都等地。其乐队编制庞大、常以队列形式在户外边走边演奏,“大鼓吹迎十里外”,气势磅礴。

3.进泰传承(清末):根据《长泰县志》记载,大鼓吹约于清朝光绪二十四年间(公元1898年)由泉州籍师傅传入长泰。其中传入的说法是:泉州籍田柏年法师入住到长泰董凤山寺庙,将大鼓吹、小八音引入长泰之后,收徒传艺,成为长泰大鼓吹、小八音鼻祖。民国末年,第二代传承人蔡老鮘(已故)沿袭祖制开设堂号“泉和馆”,第三代传承人蔡建(已故)创立堂号“清和馆”,第四代传承人:王健生于1916年—卒于2002年),这一说法与长泰县大坂社“泉和馆”大鼓吹小八音第四代传承人叶知行(已故)、杨自助(已故)、叶添发(生于1924年,今93岁健在)、叶庆发(1936年生,81岁健在)、叶流鳞(已故,生于1938年—卒于2000年)。传承人第四代叶添发、叶庆发,第五代传承人叶振明、杨月龙口述历史之堂号、鼓围、阵头、拜师礼、书籍等内容相印证。

二是长泰小八音源流。

长泰小八音与大鼓吹两种民间音乐形式共生共存,目前仍活跃在长泰及周边县各乡镇各村落。小八音与大鼓吹共用曲牌与曲调,但与大鼓吹相比,其采用较小乐队编制,使用丝竹与弹拨类、轻巧打击类乐器,演奏出更为清新、优美、柔和的曲调,适合在室内或其它较小场合演奏。依据《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福建卷所载,小八音在长泰亦传承110多年。但关于其在1905年之前的源流及其与大鼓吹的关系等,福建诸多民族民间音乐名家未有关注,大量典籍、史料、著述等仍未寻获确凿的文字记载。因此,长泰小八音更有传承的危机感、紧迫性,迫切需要立项、研究、保护。现有个别学者提出,小八音之乐器编制、曲牌、曲调等或与闽南十音有异曲同工之处,希望有关专家多加关注并加以研究。

三是花开长泰(民国)。

民国末年,“泉和馆”第二代传承人蔡老鮘(已故)、叶文旦(已故)、张赐(已故),第三代传承人蔡建(已故)上蔡村四落社开馆“建阵”,创立“清和馆”传授技艺,经他组建的“清和馆”吹陈就有三十几阵之多,学徒一度多达三百多人。

历经师徒五代传承延续至今。如今,大鼓吹与小八音表演仍活跃在长泰县及周边县区民间庙会、庆典、宗教、信俗、婚丧礼仪等活动中。

注释:①郑祖襄,《汉代鼓吹乐的起源及其类型》,中央音乐学院学报,1983年第四期,57—59页;泉州(马甲)大鼓吹——泉州晚报数字报·泉州网;南安英都大鼓吹——八闽旅游;《泉州府志》五十六卷《国朝捍卫》;《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福建卷902—903页; 《福建民间器乐曲集成》。

四是盛行二十世纪五十至九十年代。

属于清河馆流派的有:岩溪的大学、寨内、圳仔乾、崎沟尾、溪坂、四落、白庄、大坂、霞美;枋洋的后坑、坑柄、径仑、洲仔、科山、林顶前、内枋、贝口、青阳:陈巷的雪美、下宅、戴墘、考塘、山重、陈林;武安的城关西门、下房、坂头、山边、南坂、马洋;坂里的坂新、正达等社。属于积和馆流派的有:陈巷的宝斗厝、深田、石室、西湖、苑山;岩溪的广坑、姑尾、圳头、谢潭;枋洋的演柄;武安的下亭、下房;古农农场的银东等社。叶文旦是田柏年弟子,开设瑞兴馆,先后在珪塘新庵、下楼、坂头传艺。张赐也是田柏弟子,于溪园开设长乐馆,在武安一带传艺。叶文旦弟子叶如松,开设瑞春馆,在后西、圳头、垅仔底传艺。

1955年清和馆王健参加龙溪专区文艺晚会一人同时吹4子唢呐,技艺高超获得好评。1974年王健参加省文艺汇演,一人同时吹5子唢呐演奏《学习雷锋好榜样》等乐曲,又获得专家一致赞扬。至1990年底,全县共有大鼓吹、小八音乐队102队,乐手1386人。

“泉和馆”历代保存下来乐器,见证了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的传承历史。【王文强摄影】

第三代传承人“清和馆”蔡建遗留手稿,历经近90多年。【刘小龙摄影





存续状况

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现存“泉和馆”及泉和馆分支“清和馆”,“瑞春馆”、“积和馆”正面临散伙失传的危险,亟需立项加以传承保护。

长期以来,以长泰县岩溪镇锦鳞村大坂社“泉和馆”大鼓吹、小八音第五代传承人叶振明、陈巷镇“清和馆”第五代传承人杨月龙为代表的师傅,与活跃在乡村的民间艺人一道,为保护、传承、弘扬这一传统民间音乐付出艰辛劳动,令其“基因”世代相传至今。
一是师从正统,传承经典。叶振明精通工词谱和简谱的应用及大鼓吹、小八音所有17件乐器的演奏,杨月龙精通长泰大鼓吹、小八音所有17件乐器的演奏与制作工艺;

二是传承、保护、翻译与弘扬。叶振明、杨月龙二人从艺以来,免费对全县范围内的大鼓吹、小八音进行了较为系统、深入的调查研究,并拜访福建省民族民间音乐与民俗专家、研读大量文献资料,基本完成有关文字材料的前期撰写、储备工作。搜集整理手抄本工尺谱120余首、潜心翻译工尺谱至简谱近30首,积极为长泰县各有关乡镇(区)合并申报“长泰大鼓吹、小八音”非遗保护项目铺路;

三是创新教学模式:进一步丰富了“泉和馆”、“清和馆”大鼓吹与小八音的演奏技法,创新性地提出简谱教学法与图示教学法。使“草台班”登上三尺讲台,使原本封闭式的“口传心授”技艺变得易学,易于传播推广。

四是勤练不辍,薪火相传:先后在大坂社、雪美村下宅社谷仓内创办“大吹间”、夜校,数十年如一日教授大鼓吹技艺。

五是个人努力获主流媒体关注、专家重视。2016年,《闽南日报》以《古稀老人的大鼓吹情结 只为把大鼓吹和八音传承下去》为题对其事迹作专题报道,经新华网、人民网、新浪、网易等数十家门户网站转载报道后,引起省内权威专家的关注。2015年至2016年间,福建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博士、福建省文化厅艺术研究所曾宪林副研究员三度到杨月龙家中调研,赞叹这方“闽南古乐”之精妙,并着手撰写有关大鼓吹与小八音的保护性专著;长泰县文体局、文化馆、镇、村多位负责人曾到其家中参访调研。“清和馆”杨陆海(1979年生,杨月龙子)、杨冬仁(1977年生)、杨秋生、杨凤兴、杨清泰、杨金发、杨自生、杨三兴等。1995年起,师承杨月龙。第六代主要传承人杨陆海为杨月龙之子,自幼随父学习大鼓吹小八音,熟练掌握大部分乐器的演奏技艺,1997年考取福建师范大学音乐系音乐教育专业本科,开始协助杨月龙对这项传统民间音乐进行较为系统性、专业化的发掘、整理、研究。“瑞春馆”、“积和馆”人员、组织松散,断断续续,几近散伙。然而,因传承人年龄结构偏大、保护措施、资金投入不足、西方音乐侵蚀等原因,长泰大鼓吹、小八音的生存生态环境已经十分脆弱,失传风险逐年增高。

第二代传承人蔡老鮘创建“泉和馆”时保存下来的鼓围

下宅清和馆的“鼓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