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学、诗歌文学、诗歌
陈海容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漳州市诗歌协会理事
发布日期:2015-08-24

陈海容诗8首

我在读诗的同时诗也在读我

无所事事时我总是翻开诗集

它们还带着春天的味道

而我的泪腺发达

一大串的名字我不能就此遗忘

我不能不裸呈自己

让这些长着芒刺的诗句

刺穿我厚重的脸皮

蛰伤灵魂

我担心它们会像解剖刀一样将我

的灵魂节节肢解

这样,在孤独之时

我无处可去

我也许会

把自己也变成一首诗

哪怕是一句

一头钻进诗集里

让爱我恨我的人都

感到惊讶,并在心里说

哼!

看你们谁能把我认出来

一粒滚过街面的芭乐

每天有多少故事在大街上演绎

每天有多少情节洒落街面

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他们的喜怒哀乐

早已熟视无睹

有如今天,我看到一粒硕大的芭乐

南方盛产硕大的绿皮水果

它突然从车窗被扔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

并悠哉悠哉地滚过街面

一粒水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谁管它是小孩子快乐的恶作剧?

还是某对情侣吵嘴的严重后果?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童年时代

那肯定是不可思议的意外

所有的水果都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

一旦抓到手中

立刻成为腹中美餐

如今它瞬间就消失在滚滚的车轮下

然而,我还是

忍不住回头去

看看

打马跑过江南

三十四次我打马跑过江南

三十四轮春夏秋冬让我皱纹丛生

江南潜伏在我的肤发血脉构思

一个虚泛的才子形象

才要开始,我已告江郎才尽

有水和没有水的梦

梦里和梦外的江南

都无法分辨

一个衣冠楚楚大腹便便的江南

我甚至不能是唐寅

挤出一些调侃和洒脱的佐料

化作一场游戏的江南

比颠覆一个词语更加容易的是

用一场春雨拼装一个完全不同的江南

吟咏了半辈子,然后

打马跑过江南的另一端

汗如雨下地耗尽内心的热量

依然感受不出江南的温度

三十四次我打马跑过江南

三十四轮春夏秋冬让我皱纹丛生

三十四年的碌碌光阴让我发出

三十四声轻轻的叹息

(注:写诗时作者时年34岁)

午  后

阳光从窗前挪到桌上冒着烟

的白开水夹在手指间

燃烧的香烟缭绕着

一摞登满广告的晚报沾落

眉头微皱的烟灰唾液

国事家事股市房市车市随着

泡在杯里的茶叶一起浮沉

开始从内心涌起这个午后

的噪热尽管已是冬日在南方你

也丝毫感受不到严寒侵袭

制造一点氛围无非就是

串串门从办公室侃到办公室

无聊的话题像裹脚布一层一层

缠绕到日落下班

的钟点宣告你一天的终点

删 除 键

夜多像一把利刃,刺入

愤怒、失望和伤心到极点的心脏

凌晨一点,座钟嘶哑自鸣

鲜血染红一场场席卷而来的吵闹

席梦思分不清谁是谁非

合伙谋杀一只苍蝇,营营地叫嚣

这多汁无眠的深夜

被称为生活,像相处多年的老友

鼠标指挥思维,手机指挥生活

被有绳和无绳的物事套着

缠紧脖子的,另一端拴着股市

饮尽这一杯,然后

灯红酒绿地跳跃你的提心吊胆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都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

相信恰如其分的生活

于杂乱无章的书桌上寻找理由

即使苍白,即使虚幻

如残破的瓷片,承载污垢历史

从别人的内心挣脱

互相温暖且彼此割裂血肉淋漓

生活如果选择某个节点重来

这样假设命题,像溺水者渴望稻草

即使重新轮回

也是别无选择,继续重蹈一些恩怨

不必像唱诗班一样赞美

摆脱惯性之链,把蛊惑人心的憧憬

删除,删除,删除……

伤   口

漫不经心地进行,有些滑稽

当然可以假装一本正经

谎言惯以格言的名义

不必担心把戏露馅

有如民意,戴着一贯温顺的脸

面目全非的道理,总有不断被击伤

扯帆远行,顺着思想的掌纹飘泊

放弃爱恨之城,无谓是非

仿佛你漫不经心的手势

那些誓言,散落在荒芜的田埂上

开满忧郁的皱纹,盛着虚弱的叹气

如果玫瑰需要鲜血浇灌

我宁愿执刀划破自己的手臂

痛快淋漓地张扬一回

包括一生所有的爱情

一如初恋般的痴狂

即使结局,总在复制过程

不必在诺言中消瘦

我张开伤口

朵朵如玫瑰鲜红

爱有多深,忧伤就有多深

一步一个脚印地,滑入生活的深渊

他们多像他们

一大群人在会议室叽叽喳喳

保持一贯的吵闹和无序

一贯的热闹或者冷漠,可以

从一张桌子跳到另一张桌子

攀交情、拉关系、套热乎

交头接耳的习性

也可以充耳不闻旁若无人地

侧头对窗外的太阳发呆

板着一模一样的脸

一大群鸟在树上开会

热烈而且隆重

分组讨论,匆匆忙忙

佩带着代表证,表情一本正经

主持人:下面进行表态发言——

首先,感谢大树给我们绿荫

其次,感谢领导给大家机会

第三,要注意影响保持作风

最后,请举起翅膀选举

最后被掌声淹没

他们多像他们

让我分不清谁是谁

在昏暗的城市里

黄昏:交替日夜从来也不得宁静

暗夜:霓虹为灰暗涂抹一层油彩

唇红:高出山峰的印记在浪尖上歌唱

酒绿:离你越来越远时不要举手投降

狂欢:黑暗尚未到来仍高擎金杯饮酒作乐

理想:将倒在废墟下的旗帜再次举过头顶

寻找:在四环路五环路之外找不到栖息之地

迷惑:时光飞速流逝之时鸟兽纷纷委顿落地

过程:历尽百转千回成为尘泥或是化石依然不忘

目光:穿过浮云穿透尘埃看见南腔北调推陈出新

陈海容,1974年出生,大学文化,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漳州市诗歌协会理事,现供职于福建省长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1998年开始发表作品,其散文诗歌发表、刊登于《2001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年选系列)、《中国当代诗库2007年卷》(诗刊社主编)、《散文诗》、《福建文学》、《福建日报》、《新民晚报》(副刊诗人百家推介)、《闽南风》、《0596诗刊》、《无界诗歌》、《诗书画》等报刊杂志文集和诗歌民刊等,20121月举办“0596诗歌朗诵会”系列之第6——意象飞渡陈海容诗歌朗诵专场,2013年出版诗集《津渡》,2014年出版诗集《叠字游戏》,部分作品被选入中学作文指导题库。